首页 > 正文
上海哪家医院以检查癫痫病,杭州有什么癫痫病医院,江苏哪里有治疗癫痫病医院

江西治疗儿童癫痫病那个医院好,杭州治疗癫痫病得多钱,江西治疗癫痫需做哪些,杭州治疗癫痫病的良方,浙江治疗癫痫三甲医院,上海怎样才能治好癫痫,安徽治疗癫痫要吃多久药,浙江治疗儿童癫痫的医院,上海癫痫病医院名前十,浙江专治癫痫哪里医院好

  原标题:一群北大清华学霸开的烧烤店火了,他们用神经学理论论证烤串为啥好吃…

  如果可以选择,你是想要一个会烤串的医生给你做手术,还是想要一个会做手术的烤串师傅给你上菜?

  现在你可以一起选了!

  最近,一家名叫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火了,开店的十几位合伙人全是来自清华北大的医学高材生。。。。。。

  说到“柳叶刀”,除了那本著名的学术杂志,圈内的医生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这家“非典型”烧烤店。

  说它“非典型”,是因为你可能会在北大与协和医院里,看到昨天帮你倒酒的店小二。。。。。。

  

  这家名为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,是青年医生王建和程丝联合16位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毕业校友合作的创业项目。

  而创始人王建决定开店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一滩地沟油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在烧烤店的官方微信号中这样说过:

  一年前的凌晨,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我,突然看到有人公然在食堂附近的下水道捞地沟油!!!我路见不法,愤而报警,警察很快出警,对方逃之夭夭。第二天,不法依旧。

一周后我第三次发现,他们仍在猖獗地继续。身为医生,我太知道地沟油对人体的伤害,更重要的是它深深伤害了一个吃货的心!

  套用一句话,放心油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

  还有一层原因,是王建发现,一个副业更能让他们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

  去年,王建的师兄得了重病,大家一起自发捐款。他发现一片热心敌不过囊中羞涩。王建忘不了需要钱的时候掏不出钱的滋味。

“我需要副业,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”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王建花了很短的时间决定项目,却花了半年来说服程丝入伙。对他来说,没有行动力极强的同门师妹程丝入伙,这个项目就做不成。

程丝不入伙,她板起脸,严肃地提醒师哥:“每天工作都那么忙,还开烧烤店,哪有时间钻研业务?”

王建不死心,半年内,在没耽误工作的情况下,逐渐形成了烧烤店详细的可行性方案,从一个餐饮业门外汉,变成了半个行家。

  最后他终于说通了程丝,接着找到了十几位同学共同凑了启动资金,在没有店址、不确定总体投资规模、也没有店名的情况下,正式宣布“徐州烧烤”项目启动。

  “这是坐门口的‘患者’点的菜”

  徐州烧烤以山羊肉为卖点,而如何选肉,恰好对上了这帮大夫们专业的“口”。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决定开烧烤店之后,程丝拜托同校的师姐去研究了神户牛等各种不同肉类的组成,用神经学的理论给肉做了分析。

  最后发现,山羊肉因为脂肪中含有一种叫“4-甲基辛酸”的脂肪酸,挥发后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膻味,确实更好吃。

  他们是医生,必须为患者的饮食健康负责。

  不过,职业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点后遗症,运营者的医学背景总是被程丝她们说溜嘴:“又来了两个患者”、“这是坐门口的患者点的串”。

  甚至,他们还想出了“后台免费咨询医疗问题”的吸粉手法,有留言提问,他们会发动北京市最好的专科医生进行解答。然而,这个手段效果并不好,没有多少人会留言问问题。

“我们后来反应过来了,不少都是同行,谁用得着问我们呀!”

  未来:希望给同行更多力量,打个折也算

  这一次“柳叶刀”走进大众视线,还是因为一篇“打折文”。

  这篇发布在“柳叶刀”烧烤店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阅读数就破了10W,因为他们“为学术大佬递茶”的打折力度实在太诱人。

  只要顾客发表过相应的学术文章,就能得到总价优惠,最厉害的“学霸”医生们甚至还能让老板倒贴钱。

 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往大了说,他们希望,通过自己开烧烤店的尝试,给同行更多力量。往小了说,他们希望同行能用更优惠的价格吃上烧烤。

  平日里,王建和程丝憋着一股劲儿:“成了就是多才多艺,成不了就是不务正业。”他们不想给医生丢人。

  王建周一到周五在南方的医院里专心上班,每天晚上下班后在群里远程参与经营汇报,每个月来北京一到两趟。

  更多具体事务,都交给店长打理。程丝和王建规定,每天晚上11时到12时是读文献的时间,读完之后还要互相抽查,隔天互相抽查英语。

  程丝博士在读、临床规培期间,一个宿舍4个姑娘,程丝每晚11时回宿舍,比另外3个人都早。

  影像科的室友每晚12时回来,妇产科的室友最长有4天没回宿舍睡觉,在医院办公室窝起来一凑合就是一宿。程丝在急诊室还待过半年。

  曾经,程丝也曾放弃医学,远赴硅谷赚钱。没过多久,她就回来了。她说,虽然在硅谷赚的钱比现在多很多,也清闲很多,但总觉得每天都是虚度人生。

  “我发现,我还是想做医生。”

  王建和程丝他们现在有一个小目标,就是不要赔本。他们还有一个大目标,是多给同行们一些实惠。

  等赚了钱,他们希望不仅SCI作者能打折,夜班医生也能有优惠。等赚到更多钱,多开几家,让更多医生在医院门口就能吃上有优惠的烧烤。

  会烤串会做手术还能当老板

  这样的学霸,就问你服不服!

 

 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  原标题:一群北大清华学霸开的烧烤店火了,他们用神经学理论论证烤串为啥好吃…

  如果可以选择,你是想要一个会烤串的医生给你做手术,还是想要一个会做手术的烤串师傅给你上菜?

  现在你可以一起选了!

  最近,一家名叫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火了,开店的十几位合伙人全是来自清华北大的医学高材生。。。。。。

  说到“柳叶刀”,除了那本著名的学术杂志,圈内的医生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这家“非典型”烧烤店。

  说它“非典型”,是因为你可能会在北大与协和医院里,看到昨天帮你倒酒的店小二。。。。。。

  

  这家名为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,是青年医生王建和程丝联合16位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毕业校友合作的创业项目。

  而创始人王建决定开店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一滩地沟油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在烧烤店的官方微信号中这样说过:

  一年前的凌晨,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我,突然看到有人公然在食堂附近的下水道捞地沟油!!!我路见不法,愤而报警,警察很快出警,对方逃之夭夭。第二天,不法依旧。

一周后我第三次发现,他们仍在猖獗地继续。身为医生,我太知道地沟油对人体的伤害,更重要的是它深深伤害了一个吃货的心!

  套用一句话,放心油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

  还有一层原因,是王建发现,一个副业更能让他们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

  去年,王建的师兄得了重病,大家一起自发捐款。他发现一片热心敌不过囊中羞涩。王建忘不了需要钱的时候掏不出钱的滋味。

“我需要副业,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”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王建花了很短的时间决定项目,却花了半年来说服程丝入伙。对他来说,没有行动力极强的同门师妹程丝入伙,这个项目就做不成。

程丝不入伙,她板起脸,严肃地提醒师哥:“每天工作都那么忙,还开烧烤店,哪有时间钻研业务?”

王建不死心,半年内,在没耽误工作的情况下,逐渐形成了烧烤店详细的可行性方案,从一个餐饮业门外汉,变成了半个行家。

  最后他终于说通了程丝,接着找到了十几位同学共同凑了启动资金,在没有店址、不确定总体投资规模、也没有店名的情况下,正式宣布“徐州烧烤”项目启动。

  “这是坐门口的‘患者’点的菜”

  徐州烧烤以山羊肉为卖点,而如何选肉,恰好对上了这帮大夫们专业的“口”。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决定开烧烤店之后,程丝拜托同校的师姐去研究了神户牛等各种不同肉类的组成,用神经学的理论给肉做了分析。

  最后发现,山羊肉因为脂肪中含有一种叫“4-甲基辛酸”的脂肪酸,挥发后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膻味,确实更好吃。

  他们是医生,必须为患者的饮食健康负责。

  不过,职业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点后遗症,运营者的医学背景总是被程丝她们说溜嘴:“又来了两个患者”、“这是坐门口的患者点的串”。

  甚至,他们还想出了“后台免费咨询医疗问题”的吸粉手法,有留言提问,他们会发动北京市最好的专科医生进行解答。然而,这个手段效果并不好,没有多少人会留言问问题。

“我们后来反应过来了,不少都是同行,谁用得着问我们呀!”

  未来:希望给同行更多力量,打个折也算

  这一次“柳叶刀”走进大众视线,还是因为一篇“打折文”。

  这篇发布在“柳叶刀”烧烤店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阅读数就破了10W,因为他们“为学术大佬递茶”的打折力度实在太诱人。

  只要顾客发表过相应的学术文章,就能得到总价优惠,最厉害的“学霸”医生们甚至还能让老板倒贴钱。

 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往大了说,他们希望,通过自己开烧烤店的尝试,给同行更多力量。往小了说,他们希望同行能用更优惠的价格吃上烧烤。

  平日里,王建和程丝憋着一股劲儿:“成了就是多才多艺,成不了就是不务正业。”他们不想给医生丢人。

  王建周一到周五在南方的医院里专心上班,每天晚上下班后在群里远程参与经营汇报,每个月来北京一到两趟。

  更多具体事务,都交给店长打理。程丝和王建规定,每天晚上11时到12时是读文献的时间,读完之后还要互相抽查,隔天互相抽查英语。

  程丝博士在读、临床规培期间,一个宿舍4个姑娘,程丝每晚11时回宿舍,比另外3个人都早。

  影像科的室友每晚12时回来,妇产科的室友最长有4天没回宿舍睡觉,在医院办公室窝起来一凑合就是一宿。程丝在急诊室还待过半年。

  曾经,程丝也曾放弃医学,远赴硅谷赚钱。没过多久,她就回来了。她说,虽然在硅谷赚的钱比现在多很多,也清闲很多,但总觉得每天都是虚度人生。

  “我发现,我还是想做医生。”

  王建和程丝他们现在有一个小目标,就是不要赔本。他们还有一个大目标,是多给同行们一些实惠。

  等赚了钱,他们希望不仅SCI作者能打折,夜班医生也能有优惠。等赚到更多钱,多开几家,让更多医生在医院门口就能吃上有优惠的烧烤。

  会烤串会做手术还能当老板

  这样的学霸,就问你服不服!

 

 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  原标题:一群北大清华学霸开的烧烤店火了,他们用神经学理论论证烤串为啥好吃…

  如果可以选择,你是想要一个会烤串的医生给你做手术,还是想要一个会做手术的烤串师傅给你上菜?

  现在你可以一起选了!

  最近,一家名叫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火了,开店的十几位合伙人全是来自清华北大的医学高材生。。。。。。

  说到“柳叶刀”,除了那本著名的学术杂志,圈内的医生们最先想到的一定是这家“非典型”烧烤店。

  说它“非典型”,是因为你可能会在北大与协和医院里,看到昨天帮你倒酒的店小二。。。。。。

  

  这家名为“柳叶刀”的烧烤店,是青年医生王建和程丝联合16位来自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毕业校友合作的创业项目。

  而创始人王建决定开店的原因,竟然是因为一滩地沟油。。。。。。

  他在烧烤店的官方微信号中这样说过:

  一年前的凌晨,从图书馆回宿舍的我,突然看到有人公然在食堂附近的下水道捞地沟油!!!我路见不法,愤而报警,警察很快出警,对方逃之夭夭。第二天,不法依旧。

一周后我第三次发现,他们仍在猖獗地继续。身为医生,我太知道地沟油对人体的伤害,更重要的是它深深伤害了一个吃货的心!

  套用一句话,放心油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

  还有一层原因,是王建发现,一个副业更能让他们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

  去年,王建的师兄得了重病,大家一起自发捐款。他发现一片热心敌不过囊中羞涩。王建忘不了需要钱的时候掏不出钱的滋味。

“我需要副业,它能让我没有经济顾虑,简单纯粹地做医生。”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王建花了很短的时间决定项目,却花了半年来说服程丝入伙。对他来说,没有行动力极强的同门师妹程丝入伙,这个项目就做不成。

程丝不入伙,她板起脸,严肃地提醒师哥:“每天工作都那么忙,还开烧烤店,哪有时间钻研业务?”

王建不死心,半年内,在没耽误工作的情况下,逐渐形成了烧烤店详细的可行性方案,从一个餐饮业门外汉,变成了半个行家。

  最后他终于说通了程丝,接着找到了十几位同学共同凑了启动资金,在没有店址、不确定总体投资规模、也没有店名的情况下,正式宣布“徐州烧烤”项目启动。

  “这是坐门口的‘患者’点的菜”

  徐州烧烤以山羊肉为卖点,而如何选肉,恰好对上了这帮大夫们专业的“口”。

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决定开烧烤店之后,程丝拜托同校的师姐去研究了神户牛等各种不同肉类的组成,用神经学的理论给肉做了分析。

  最后发现,山羊肉因为脂肪中含有一种叫“4-甲基辛酸”的脂肪酸,挥发后会产生一种特殊的膻味,确实更好吃。

  他们是医生,必须为患者的饮食健康负责。

  不过,职业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点后遗症,运营者的医学背景总是被程丝她们说溜嘴:“又来了两个患者”、“这是坐门口的患者点的串”。

  甚至,他们还想出了“后台免费咨询医疗问题”的吸粉手法,有留言提问,他们会发动北京市最好的专科医生进行解答。然而,这个手段效果并不好,没有多少人会留言问问题。

“我们后来反应过来了,不少都是同行,谁用得着问我们呀!”

  未来:希望给同行更多力量,打个折也算

  这一次“柳叶刀”走进大众视线,还是因为一篇“打折文”。

  这篇发布在“柳叶刀”烧烤店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用了不到一个小时,阅读数就破了10W,因为他们“为学术大佬递茶”的打折力度实在太诱人。

  只要顾客发表过相应的学术文章,就能得到总价优惠,最厉害的“学霸”医生们甚至还能让老板倒贴钱。

 来源:北京柳叶刀烧烤微信公号

  往大了说,他们希望,通过自己开烧烤店的尝试,给同行更多力量。往小了说,他们希望同行能用更优惠的价格吃上烧烤。

  平日里,王建和程丝憋着一股劲儿:“成了就是多才多艺,成不了就是不务正业。”他们不想给医生丢人。

  王建周一到周五在南方的医院里专心上班,每天晚上下班后在群里远程参与经营汇报,每个月来北京一到两趟。

  更多具体事务,都交给店长打理。程丝和王建规定,每天晚上11时到12时是读文献的时间,读完之后还要互相抽查,隔天互相抽查英语。

  程丝博士在读、临床规培期间,一个宿舍4个姑娘,程丝每晚11时回宿舍,比另外3个人都早。

  影像科的室友每晚12时回来,妇产科的室友最长有4天没回宿舍睡觉,在医院办公室窝起来一凑合就是一宿。程丝在急诊室还待过半年。

  曾经,程丝也曾放弃医学,远赴硅谷赚钱。没过多久,她就回来了。她说,虽然在硅谷赚的钱比现在多很多,也清闲很多,但总觉得每天都是虚度人生。

  “我发现,我还是想做医生。”

  王建和程丝他们现在有一个小目标,就是不要赔本。他们还有一个大目标,是多给同行们一些实惠。

  等赚了钱,他们希望不仅SCI作者能打折,夜班医生也能有优惠。等赚到更多钱,多开几家,让更多医生在医院门口就能吃上有优惠的烧烤。

  会烤串会做手术还能当老板

  这样的学霸,就问你服不服!

 

 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杭州羊癫疯是怎样形成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